兩代梅塢育茶人 一杯飲盡江南春兩代梅塢育茶人 一杯飲盡江南春

  今年清明前夕,盧新親自上山,采集新茶。受訪者 盧新 供圖

  暮春,瑯碭嶺下,梅塢溪邊,一段新老茶人的傳承故事,從眼前這杯明前龍井說起。

  在杭州茶界,提及梅家塢盧氏一族,無人不曉。梅家塢村第一任黨支部書記盧鎮豪(又名“盧正浩”),正是西湖龍井茶界的傳奇人物。繼承父輩衣缽,67歲的盧新,從他生命的開始,就活在龍井茶中。

  怎樣將龍井茶文化傳下去?又怎樣把梅家塢龍井這塊招牌打出國門?盧新和萬千茶人殫精竭慮,上下求索。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多位中外領導人到訪梅家塢,參觀盧家的茶園和制茶工坊。受訪者 盧新 供圖

  一聲叮囑

  盧家種茶擔重任

  離西湖不遠的梅家塢注定和中國千萬個普通村落不同。探訪梅家塢之前,有些功課是必須知曉的,關于龍井43和育茶的盧家。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時,梅家塢就已經是對外賓開放的定點觀光區,四十多國領導人曾先后來訪。用流行語來說,梅家塢就是一個自帶流量的大“IP”。

  而共和國創建之初,作為梅家塢村第一任黨支部書記的盧新父親曾被周恩來總理五次親赴杭州委托:種好龍井茶。盧家不負重望,所制龍井茶,色正、味甘、香郁,和茅臺酒并列為招待國賓之上品。

  “那時的父親很忙,客人尤其是外賓來了,他要全程接待,連跟家里人說個話的時間都沒有。”在盧新的記憶里,撇開制茶,父親留給他的印象,總是無聲的背影。

  山中不知時日過,一杯飲盡江南春。在那個交通與通訊閉塞的年代,身處“外交”前沿的盧家人卻透過一杯杯待客的新茶,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

  陪同記者閑步茶園時,盧新隨手采下一片嫩芽,攤于掌心,“這就是龍井43。沒有它,就沒有今天的梅家塢。”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在富陽開展實驗,著力培育一種“最配杭州”的茶,龍井43應運而生。不過,誰來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在當時,包括梅家塢在內,幾乎所有杭城及周邊茶農都持觀望態度。

  自詡“見過世面”的盧新,萌生了挑戰之意。

  “以前出產的茶葉,芽小味澀,不禁泡。如果農科院推廣的新品種不好,那科學家的研究有何意義?”基于這一邏輯,盧新不顧同村老茶農的勸阻,親自上山,刨掉了自家茶園的兩厘地,種上了龍井43。

  “剩下的,就交給時間來證明。”盧新對自己說。

  3年后的春天,他的“大膽”迎來了收獲:較之老種,新品芽葉挺秀光滑、色澤嫩綠,茶湯香郁持久、味甘醇爽。更令人欣喜的是,該品種育芽能力強、發芽早,大大提升了春茶的出產量。

  在盧新的言傳身推下,百余戶村民也紛紛種起龍井43。如今,杭州全市包括獅(峰)、龍(井)、云(棲)、虎(跑)、梅(家塢)五大核心產區在內的50余萬畝茶園,均種植了這款優質茶種,年產量約3萬噸。

  歲歲逢春,滿山綠意盎然的新茶,回饋著茶農們一年的辛勞。茶香縈繞的梅家塢,正式走上了“吃茶葉飯”的鄉村革新路。

  2000年,梅家塢周邊交通設施得以提升,村子也逐步走向振興。受訪者 盧新 供圖

  一波弄潮

  茶人下海謀致富

  好茶初長成,只待有緣人。

  在統購統銷時代,茶農們不用思考銷售問題。1984年,梅家塢村開始包產到戶,茶葉走進市場。此后十多年里,因龍井茶市場混亂等因素,導致梅家塢龍井茶滯銷嚴重,有些茶農的茶在家積壓數年。

  面對困境,盧新下決心帶著村民走出一條市場化道路。

  1997年,他在馬市街附近開了一家茶葉商行,這也是杭州第一家專門經營梅家塢龍井的門店。盧新希望通過這個窗口,讓更多人對曾經“遺世獨立”的梅家塢及龍井茶加深認識。

  一年后,位于西半球的希臘雅典,以梅家塢茶為代表的龍井茶斬獲第27屆世界優質食品評選會最高榮譽“金棕櫚獎”。

  彼時的東半球,盧新與家人又干了幾件轟動茶界的事:全面收購梅家塢特一級、特二級龍井,實現市場壟斷;前往北京進行“梅家塢”龍井的商標之爭等。正是有了這些嘗試和突破,梅家塢村的茶農們不僅守住了世代為生的茶園,也開拓了振興發展的“茶業”。

  2000年5月1日,隨著梅靈隧道的開通,四面八方的游客潮涌而入,這個寂靜了600多年的茶村,瞬間被點燃了激情。茶農們種茶賣茶之余,還搞起了茶館、農家樂等副業。到2002年7月28日,梅家塢茶文化特色街正式開街,1500米的長街上林立著大大小小130多家茶樓,家家生意都不錯。

  順應時代的盧家人亦不落于人后。沖著盧氏好茶之名,盧家的茶莊、茶鋪開一家火一家,許多外地愛茶者不遠千里,只為貪戀那一杯盧新親手炒制的道地龍井。由此一傳十、十傳百,盧新茶鋪聲名遠播,甚至在茶界掀起了一波“梅塢龍井”熱潮。

  “名氣大了,茶葉的銷路越來越好,我們的日子也更有滋有味。”梅家塢茶農仇玉華這樣說道。

  再回首,梅家塢在“百年茶村”之外,已多了數個象征砥礪奮進的新標簽——“全面小康建設示范村”、“全國農業旅游示范點”等。

  “80后”“90后”們未必耳熟梅家塢改革弄潮的光輝歲月,但他們一定聽過“梅塢女兒不外嫁”的網紅段子,也一定到“杭城必去茶館”的盧新茶鋪打過卡。個中動靜,無不折射出梅塢茶人經濟蛻變后的幸福生活。而這份“軍功章”上,刻有盧新的名字。

  12歲學藝以來,已逾花甲的盧新至今仍熟練掌握著傳統炒茶技藝。

  一份癡念

  回歸深山付初心

  2002年,盧新任梅家塢村委會主任,卻在一年后辭去職務,包下200多畝荒山,投入全部身家,辟地種茶。

  那一年,他50歲。

  早在12歲,盧新就與同村年齡相仿的男孩一起開始學習炒茶。這一梅家塢男人們必須掌握的“技能”,盧新可謂爐火純青。“茶不離鍋,手不離茶,要不停地翻炒,推、磨、扣、抓、蕩……每一個流程都不能丟,這樣才能炒出真正的好茶。”盧新說,自己就一個念頭,“做出真正的好龍井,樹好這塊‘金招牌’。”

  仿若因果輪回,在誕生第一株龍井43的富陽,盧新找到了他夢寐以求的育茶“寶地”——大莊村茅草灣。經過檢測,這里的土地各項指標與梅家塢相近,有機質含量高,適合種茶。

  世人難以想象那片山有多荒,當地村民的說法是“我們一輩子都沒上去過”。盧新的妻小到山腳下,抬頭一看,瞬間傻了眼——望無邊際的山巒,沒路、沒電、沒水,純靠人工開辟。受不了父親去吃那個苦,那時還在讀中學的女兒回家后一直哭。

  盡管如此,盧新沒有退縮,墾荒育種,忙起來一天只吃一頓飯,常常多日睡不了一個安穩覺。茶樹出芽前,他每天還要巡山,每次徒步1公里多。對于一個老人而言,并不是件輕松的事。“權當是鍛煉身體了。”盧新神色淡然。

  2018年,是盧新開荒的第15年,他終于等來了希望中的龍井。新茶無論色香形,都遠超現有頂級龍井。

  茶香無懼山高。實際上,未等盧家新茶問世,G20杭州峰會宣傳片攝制組就親赴盧新富陽的茶山取景,電商巨頭馬云更是和盧家茶玩起了聯名……

  這些年,大莊村的村民看著盧新開荒、種茶、制茶,也開始紛紛效仿。

  據大莊村村委主任丁盛介紹,全村已種植了4000多畝茶樹,今年茶葉收入4000多萬元,一戶家庭最少也能賺十幾萬元。眼下,村里的茶農都親切地稱盧新為“老爺子”。

  “今年開始,我們要做好茶文化,不僅要改變整個村容村貌,還要在村里建‘茶葉市場’,打好本土茶葉的品牌。”丁盛說。

  采訪接近尾聲,飲盡杯中最后一口馥香,盧新望著窗外低喃:“擇一事忠一世,父親教的,我都沒忘。”

  對茶秉持一份“癡念”,盧新的“茶生”還在繼續。

  (責編:茶道網)

關鍵詞: 茶人 下海 茶藝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茶道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茶道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茶道網。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3、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電話:010-80537558 或者聯系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在第一時間更正。
4、本站轉載文章及論壇發帖,僅代表原作者觀點和立場,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5、在本網發表評論者文責自負。
 
ag真人真钱